乌鲁木齐这轮疫情与东北、北京或武汉有何不同?确诊病例中有一半完全无症状?专家邱海波一一解答

三度出征,从武汉到东北,从东北到新疆,1月20日至今,被称为“重症八仙”之一的邱海波教授,今年一直奔波在抗疫最前线日晚,邱海波教授抵达新疆乌鲁木齐,指导当地开展疫情防控与临床救治工作。

8月11日晚的央视《新闻1+1》节目中,白岩松专访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组成员、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、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,就大家关注的新疆疫情进行了解答。

邱海波:首先,从临床流行病学角度看,所有起源都源于一个聚集性的社交活动,所有病例的指向都跟这个社交活动相关联。

第二,从病毒基因测序角度,对不同病人分离的病毒做了基因测序,注意到他们的基因测序的序列完全一致,说明病毒是同一来源。

第三,临床特征也比较一致,在早期主要表现为年轻、女性(患者居多),症状非常轻等特征。

邱海波:乌鲁木齐这轮疫情整体的病人年纪比较轻,更多的是因为在社交性活动、聚集性活动中,年轻人比较多,所以早期病例总体年龄都比较年轻,跟社交活动有关。

由于整体的早期病例年纪轻,患者基本没有太多基础疾病,症状也比较轻,所以早期病例给我们的感觉是症状比较轻、年纪比较轻、基础疾病比较少、发展成重症也比较少,所以早期比较乐观,当然情况也在发生变化。

乌鲁木齐这两天重型和危重型的病人增多,是否后期确诊病人的年龄相对比较大?

邱海波:最近一段时间的病例更多表现为家庭聚集性病例。因为早期这些相对比较年轻的病人感染以后症状非常轻,甚至没有症状,他感染后待在家里,造成家庭聚集性传播,一旦家庭聚集以后,造成很大的后果是家里小孩、老人的感染。所以在过去的10天或两周里,新发病例的年龄段发生了非常显著的改变,有年纪特别轻的,有年纪特别长的,尤其是重型和危重型病例增加很多。

这段时间以来,确诊病例年纪大、基础疾病较多,特别是还有一些结核病人,还有一些孕妇感染,整体病人病情跟早期不太一样。由于年纪大的患者增多,普通型的病人在进展过程中重症逐渐显现出来,这两个原因都造成现在重型和危重型病例明显增加。

邱海波:这一轮在乌鲁木齐的疫情跟东北或北京或武汉有什么不同?我们注意到这一轮病人的发病跟之前有些不太相同的方面。

比如早期年轻患者多、症状比较不典型等特点,但是一旦发展成重型和危重型以后,临床特征是比较一致的。认识到这两点之后,治疗就会上得更早更积极。

由于在整体(疫情发展)过程中,较早进行了大规模核酸筛查,病人会较早进到医院里,从病人有症状到确诊到住院,时间大概不会超过两天,平均一点几天。病人较早进到医院,可以进行早期治疗。

邱海波:整个医疗有自己的规律性,我们目前还没有特效的抗病毒药物,比较有效的就是恢复期血浆和特效免疫球蛋白。对重症病人和危重症病人来讲,我们不希望出现死亡病例,特别是不希望出现新冠直接导致的死亡,至少到目前为止,我们做到了,但是未来压力还是比较大。

现在有乌鲁木齐的,新疆的医疗队伍和国家的医疗队伍、专家队伍在这里一起,每一个重症病人,我们都会用百分之百的努力,给他百分之百的希望,不出现问题,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去做。

邱海波:我们对乌鲁木齐新冠病人的临床特征做了总结,我们发现新冠病毒的临床特征跟以往有一些不同。

在武汉时,病人确诊时,至少有一半或三分之二的病人有发烧、咳嗽、肌肉酸痛、乏力等表现。但这一次乌鲁木齐疫情确诊病例中,有一半病人一开始没有症状,有一半病人完全没有症状,还有一些病人有症状,但是大概只有五分之一的病人有发烧,更少的病人有乏力的表现,临床表现非常不典型,非常轻,影像学改变早期也不明显。

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,即使是确诊病例,但因为症状非常不典型,他就可能在家里,不来就诊,他觉得他没事,就有可能造成家庭聚集性传播。这也是过去这两个星期,病例在家庭传播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邱海波:这一次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在早期比较高,可能高过以往各地报告的数字,这跟新疆乌鲁木齐整个管控措施非常有利,大规模核酸检测和排查非常及时有关。大规模核酸筛查,会较早找到一些核酸阳性但还没有发病的病人。其实早期找到的无症状感染者,不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,而是处于潜伏期的病人,这就带来两个问题:

①对于潜伏期的病人,他会发展成确诊病人,还是会一直是一个无症状感染者,这需要注意。所以对于核酸阳性,我们认为处于潜伏期的无症状感染者,会收到医院里,给予他休息、充分的营养,以及一些中药干预,希望他不要变成确诊病例。

②这些病人大多会转成确诊病例,一旦有症状,胸片上有影像学改变以后,治疗会上得更积极,这样治疗的窗口期就拉长了,对于整个治疗干预,窗口前移,或关口前移提供了机会。但它也带来另一方面的挑战,由于很多病人感染了无症状,不属于密接,一密或次密接,那他就有可能会在家里待着,这样的核酸阳性人员就有可能造成家庭传播。

邱海波:有了前面那么多经验教训,所以乌鲁木齐这轮疫情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,始终是“床等人”的状态。

当有几例病例的时候,我们就把传染病医院的一个楼腾出来,当有几十个病例的时候,把自治区最好的一家传染病医院整体腾出来,当自治区传染病医院的床位大概占到不到一半时,我们又准备了一个新的定点医院,所以整体床位做了充分准备。在重症床位上,我们准备了10%到20%的床位作为重症床位,所以重症和普通床位都是充分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